暂无内容

玉门石油河八十年: 玉门油矿开发记

2018年12月27日
石油河:石油工业的母亲河


  石油河地处河西走廊西端玉门市境内, 是玉门油田工业和民用的主要水源。石油河发源于祁连山,河水由祁连山的冰雪融水和雨水补给,属内陆河。石油河上游多峡谷,水深流急,中下游河床渐宽,水流平缓,每年12月封冻,次年3月解冻,水量因季节而异,夏秋暴涨,冬春量减。石油河全长104公里,流域面积1974平方公里,由南向北横穿玉门老君庙油田,经赤金峡水库至花海断流。

  玉门是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中国现代石油工业的发源地——老君庙,就坐落在石油河的东岸。这条河被称为石油河,虽然不是因为老君庙油田的发现而得名,但老君庙油田的发现是因为有了石油河的指引。

  1937年,抗战爆发,“洋油”断绝,“一滴汽油一滴血”。问苍茫大地,油在哪里?胸怀石油报国梦想的孙健初们,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最终将目光投向了甘肃玉门。

  据史料记载:“玉门县石脂水在县东南180里,泉有苔,如肥肉,燃极明。水上有黑脂,人以草墨取用,涂鸱夷西囊及膏东。” 又据《西北视察记》载:“赤金堡南面九十里,祁连山北麓有河焉,盛产石油,天然涌现于地面,先是清同治年间,堡民入山采金,往来过之,遂被发现,试燃以火,烈焰熊熊,因名其地曰石油泉,并名其河曰石油河。”也就是说,至少在清代,这条河已经被称为石油河。祁连山中有金矿,沙金随雪水流入石油河中,吸引了众多人来此淘金。民国时期,就有当地淘金人在石油河淘金。当年淘金人住的窑洞至今还保留在石油河畔西岸的山崖上,像一双双眼睛凝视着石油河的变迁。

  石油河有石油,玉门有石油。在民族危亡之际,在国家急需石油之时,石油河像一盏明灯点亮了石油先辈的报国梦。1938年12月26日,一阵阵驼铃声穿过大漠戈壁的漫漫黄沙,穿过祁连雪山的凛冽寒风,中国石油工业的先驱——严爽、孙健初、靳锡庚,带着几名工人和向导,牵着20余峰骆驼,历尽千辛万苦,来到甘肃河西走廊西北端的石油河畔。在这里,他们开始了玉门油田早期的地质调查和石油勘测,最终发现了老君庙油田,开创了中国现代石油工业。在这里,他们把石油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抗日前线,为抗战胜利做出了特殊贡献,实现了他们的实业救国梦。

  石油河,是中国现代石油工业的母亲河,也是发展壮大石油工业的生命河。随着老君庙油田开发的不断深入,地层能量亏空,油井停喷转抽。为了补充地层能量,中国石油工业第一个注水方案在此诞生。1954年6月,为解决老君庙油田注水开发所需清洁水源的问题,时任玉门矿务局局长杨拯民带领工程技术人员,沿石油河河床调查水源情况,最终找到了位于石油河中下游的豆腐台水源。经化验,豆腐台水源水质清洁,不需要处理即可注入油层,是最适合注水和饮用的清洁水源,玉门油矿随即对豆腐台水源进行扩建。至今,此处仍是玉门市工业用水和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养育着一方油田一方人。

早期的石油河,因河谷两岸从石缝中渗出的黑色原油经日晒溶化流入河谷,滚滚不息的水面上浮着厚厚的油花。经过多年环保治污,如今的石油河清澈见底,两岸的骆驼草在雨后显得更加苍翠。石油河哺育着玉门油田,也灌溉着下游的万顷良田。

由于早期的地壳运动,地表裂开几十米天堑,祁连山积雪溶化,雪水常年不息地顺着河谷奔流。陡峭的山崖,奔腾的河水,构成了石油河独特的景致。石油河东面的山叫东山,西面的山叫西山。在摄影家眼中,它是浓缩版的“东非大裂谷”;在玉门人眼中,它是石油人的家园。水量小的时候,趟过河水到对面的西山爬山,是玉门石油娃童年最美好的记忆。石油河在玉门石油人口中叫西河坝。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凡是玉门人,都知西河坝。西河坝,那是一个融合了多少乡音、乡情、乡味的称呼,那是一个伴随着几代玉门石油人成长的地方,那是一个永远镌刻在玉门石油人心灵深处的印记。

玉门油矿勘探记

  翁文灏(中)字咏霓,浙江鄞县(今属宁波)人。翁文灏出生于绅商家庭,清末留学比利时,专攻地质学,获理学博士学位,于1912年回国。

  翁文灏拍板开发玉门油矿抗战之前,中国的石油工业几乎是一张白纸,国内军需民用石油产品全部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后,由于沿海港口城市相继陷落,石油进口陷入停顿。没有石油,大规模的部队调动就无法实现,重型军事装备难以发挥威力,后方生产难以维持,甚至于不少汽车、轮船只得改烧酒精、木炭,时人有“一滴汽油一滴血”的说法。为了支撑抗战,解决“油荒”,人们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在了玉门。

  玉门有油,早已是人所共知。相传,早在1600多年前的西晋初年,人们就发现了玉门的石油。在近代,一些西方地质学者曾在那里采过油样,发现“油质甚佳”。1920年底,中国地质学家翁文灏等人经过实地调查,还写出了关于玉门石油地质情况的报告。此后不断有人建议要开发玉门石油,而且此事还曾得到了国民政府实业部的肯定,蒋介石也曾“原则同意”,但由于中央政府不出钱,地方政府不积极,所以开发玉门石油的事情就一直停在议而不决的层面上。直到抗战军兴,到处都在闹“油荒”,开发玉门石油才又一次提到国民政府的决策日程。

  1935年初,中央地质调查所组成以翁文灏为主任、黄汲清为副主任的中国地质图编纂委员会,孙健初为委员,并负责青海、甘肃、宁夏地区的地质调查,历时8个多月。1937年,孙健初根据中央地质调查所安排,又参加“西北地质矿产试探队”,开始在甘肃、青海部分地区进行石油勘探。

  1937年3月,韦勒和萨顿到达中国后,中国煤油探矿公司筹备处为便于开展西北地质考察工作,报请实业部派一位中国地质家同往。中央地质调查所属实业部管辖,实业部部长吴鼎昌便通知地质调查所派员。此时,翁文灏已赴英国参加英王乔治六世的加冕典礼,所长职务由副所长20年后发现大庆油田的首位功臣、地学泰斗黄汲清代理。以孙健初的经历,黄汲清认为,中国再没有第二个人适合此项工作。正是由于黄汲清的这一决定,成就了孙健初中国石油地质学开拓者的地位。

  黄汲清回忆这段历史时说,我接到命令后,深感此事非同小可,即郑重地与中国煤油探矿公司代理人史悠明以及他们聘请的美籍专家韦勒与萨顿会晤。经协商决定组织一个以公司为一方,以地质调查所为一方的混合普查勘探队,并达成协议:1.野外工作费用由公司方负担;2.所方负责与地方机构联系,并提供各种服务人员和服务事项;3.调查研究成果必须写成报告,首先交地质调查所一份;4.野外采集的标本、化石必须交地质调查所研究保存,重份的可由美国专家携带出国。

  黄汲清对此事的处理无疑是爱国的行动。辛亥革命后,爱国的地质工作者深感国门洞开对祖国矿产资源的危害,自觉行动起来维护国家地质考察的主权。中央地质调查所成立后,对外国人来华进行探险、考察的活动开始进行国家保护措施,对考察的成果和标本实行首选拥有权,从而结束了外国人把中国作为探险家乐园的历史。

  但是,从韦勒记述的考察活动看,由于代表政府的实业部并不重视考察主权,只请地调所派员协助,致使孙健初在考察中只处于次要的地位。

  西北地质矿产试探队随即成立,队长史悠明,队员韦勒、萨顿、孙健初。史悠明为民国初年外交家,曾任驻美国纽约总领事、秘鲁公使,1927年脱离政界,后进入金融界。

  1937年7月5日,西北地质矿产试探队出发了。

  对于这次探险考察,史书无任何记载,我们只能从韦勒的书信中得知详情。他写道:

  我们的考察队终于出发了,一共有驮运装备物资的骡子20匹,另有马和骡子共5匹供骑用,还有两匹骡子驮着史悠明和工人的行李。我和弗雷德、孙健初3人骑着牲口,4名工人轮流乘两匹骡子,另一名工人推着一辆自行车改装的计程车跟随行进,以便记下路程的远近。

  试探队于7月12日到达西宁。他们的目的是去青海湖,因为哈里将石油湖的方位大致定在青海湖的附近。

  试探队于7月27日进入湟源河谷。这里是最有希望出现石油的地方。他们沿河谷考察,直达青海湖。

  令人沮丧的是,1个月后,当试探队结束青海的考察时,是失望地离开的。这里不仅见不到那神秘的石油湖,甚至连石油生成的条件也被否定。他们在考察报告中断言:“这一地区已无进一步考察的价值。”

  只有寄希望于祁连山北麓。

  9月19日,试探队到达甘肃肃州,即今日酒泉。

  试探队在肃州做了休整,补充了生活用品。

  他们沿着祁连山麓向西,考察所有传闻中渗出石油的地方,但都不是美国人所期望的。

  由于是依山考察。试探队没有走嘉峪关,直到10月12日才跨过长城。孙健初找到一位蒙古族头人,送给他一块茶砖做报酬,请他作向导,带他们去石油河。


  石油河是肃州玉门县境内一条由祁连山雪水汇集而成的小河,因为两岸自古便有石油从崖缝中渗出而得名。自清同治年,这里便开始有人采集石油作为商品外销,做照明和车毂的润滑用,是肃州石油产量最多的地方,因此成为试探队西北考察最有希望的目的地。

  在推动国民政府开发玉门油矿的决策阶段,翁文灏发挥了关键性作用。翁文灏时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部长、资源委员会主任委员。1938年6月,他在听取了地质学家孙健初探勘玉门石油资源的汇报后,拍板决定在汉口成立甘肃油矿筹备处,具体负责开发玉门油矿的各项筹备事务。

  此时,国民党党政军机关已暂迁武汉办公,就在翁文灏思考玉门石油的时候,恰得到韦勒、孙健初抵达武汉的报告,他立即召见他们。孙健初向老所长递交了西北地质考察报告。翁文灏边阅读报告,边与他们讨论报告中的内容。第二天,他们又谈了半天。此后,翁文灏又独自深入地研究这份报告,最终下定决心,再次召见孙健初。

  翁文灏语重心长地问:“子乾,如果我们现在着手勘查玉门油区,你以为如何?”

  孙健初回答:“抗战军兴,海路多被日军封锁,洋油来之不易,如果我们开发玉门,当有功于抗战,利之于民,价值无量。”他遂向翁文灏请缨,“吾愿作开发玉门的一员”。

  翁文灏为他有这样的部下而自豪。他向孙健初表示了开发玉门油矿纵有千难万险,也要功成此业的决心。他接受了孙健初的请求,要他立即着手做赴玉门实地勘探的准备。 翁文灏在他的晚年回忆这段历史时说:“在资源委员会决定开发玉门油矿后,我做了两件事,一是收回顾维钧的开采特许权,二是找周恩来商调钻机。” 试探队的甘青考察结果,不但令石油湖的幻想破灭,而且地下石油前景也令梦想发财的富豪们失望,加之抗日战争爆发,私人开采西北石油已成空谈。借此机会,翁文灏以“少川等未照契约如期探采”为由,用经济部的名义将探采甘青新三省石油特许权收回。顾维钧未作任何阻挠,即同意了经济部的收回令。

  1938年6月12日,资源委员会在汉口成立甘肃油矿筹备处,任命严爽为筹备处主任。

  此刻,翁文灏最为头疼的是钻机。连年内战,国库竭蹶,偌大的资源委员会谈得上现代二字的石油钻机仅有五部,两部在四川,正在勘探油气田,三部在陕北。 这是开发玉门油矿惟一可以利用的钻机。 但能否调出,翁文灏深感忧虑。此时,周恩来任国民政府军政部副部长,正在武汉。翁文灏只有求助这位促进国共合作的周公。他亲自拜访周恩来,请求共产党方面能够将延长的两部钻机调动到玉门,支持玉门石油的开发工作。

  周公心胸坦荡,爽快地答复翁文灏道:“这是关系到支持抗战的大事,我们一定全力支持。” 此话如春风拂面,不仅使翁文灏绝处逢生,而且使他铭心刻骨。

  6月18日,资源委员会正式致函第十八集团军驻汉口办事处,介绍甘肃油矿筹备处代主任张心田联系调运延长钻机。由张心田代严爽之职,是由于翁文灏任命严爽之时,严爽还在美国留学,正在做归国的准备。

  经周恩来同意,张心田前往陕北,在中共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帮助下,两部冲击式钻机于10月初运抵咸阳,中共方面还选送了一批熟练的石油工人随钻机赴玉门参加开发工作。

  翁文灏心中的块垒摈除了,开发玉门石油即将成为现实。以“科学救国”为己任的翁文灏不能不为他虽然从政,但仍能将理想付之实际所欣慰。他为此作诗云:

  近代文明破纲罗,飞机坦克勇如何。
  西邻物力强堪佩,中亚封疆美可歌。
  喜有天山镇朔漠,庶看春气度黄河。
  玉关未闭边陲界,杨柳三千路正多。
来源:玉门石油公司
玉门石油公司
刘海荣
经营模式 :
经销批发
所在地区 :
陕西省 西安市 雁塔区
幸运飞艇龙虎豹预测 幸运飞艇官网 加拿大28龙虎玩法 幸运飞艇杀2号方法 幸运飞艇破解公式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 加拿大28预测app 幸运飞艇官网